亚洲晚期肝癌化疗研究告捷

2010-07-28 09:40

 

 6月7日下午,在“ASCO胃肠道(非结直肠)肿瘤专场”中,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主任委员、解放军南京八一医院秦叔逵教授作了题为“亚洲晚期肝癌患者接受FOLFOX方案对比多柔比星系统性姑息化疗的Ⅲ期临床研究(EACH)”的大会报告。会后,本报记者就EACH研究采访了秦教授。

论坛报:能否请您介绍一下EACH的研究背景,以及选择FOLFOX方案对比多柔比星的理由?
  秦教授:肝细胞癌是高发恶性肿瘤。特别是中国,其发病率占全球55%,死亡率占50%,且80%的患者具有乙肝或肝硬化背景。由于肝癌起病隐袭,进展较快,能接受根治性切除或肝移植的患者不足20%。对不能手术者,介入治疗是缓解症状、改善生存的重要手段;但是对于不能手术又不能介入的患者,如门脉主干有癌栓、弥漫性肝癌或有肝外转移,以及介入多次后血管闭塞或介入治疗后复发的患者,治疗十分棘手,如果仅采取支持疗法,其生存期一般不超过3个月。对于这些患者,临床上常采用系统化疗,但至今尚无充足证据证实其生存益处,也没有标准的治疗方案。
  肝癌常用的化疗药物有3种:顺铂、多柔比星和5-氟尿嘧啶。顺铂治疗肝癌的效果是很好的,但肝肾毒性较大,许多患者已有肝硬化等基础疾病,应用顺铂无疑是雪上加霜,其获益大多被毒副作用所抵消。多柔比星在大型国际研究中常被用作对照药物,但该药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有效率波动大(0~15%);二是有心脏毒性;三是没有生存获益证据,因此也未被推荐为标准用药。5-氟尿嘧啶具有一定作用,但比前两种药抗肝癌作用要弱一些,而且静脉用药会带来许多副作用。新一代氟尿嘧啶类药物,如卡培他滨已有一些Ⅱ期研究资料,但还需要进一步的Ⅲ期研究证明。
  含第三代铂类药物--奥沙利铂的化疗方案已成为结直肠癌和胃癌的标准治疗方案,该方案在使肝肾毒性大大减少的同时,也提高了客观有效率。在这一启发下,我们开始考虑能否将奥沙利铂引入晚期肝癌的治疗中。之前我们与国内其他三家医院完成的Ⅱ期研究已经显示出FOLFOX方案具有20%以上的有效率,至疾病进展(TTP)时间也有所延长,而且国内、外均有一系列的Ⅱ期研究及临床实践支持含奥沙利铂的化疗方案用于肝细胞癌。基于上述考虑,2006年,我们组织了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韩国和泰国等38家大型医学中心开始了这一研究。
  论坛报:该研究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秦教授:该研究共入组371例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肝细胞癌患者,随机接受FOLFOX 4方案(奥沙利铂+5-氟尿嘧啶+亚叶酸钙)或多柔比星治疗。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缓解率(RR)、疾病控制率(DCR)及安全性等。
  截止2009年12月31日的数据分析显示,所有主要及次要终点都得到了阳性结果。FOLFOX组与多柔比星组的mOS分别为6.47个月和4.9个月(P=0.04),mPFS分别为2.97个月和1.8个月(P=0.0003),RR率为8.7%和2.76%(P=0.01),DCR为53.26%和32.62%(P<0.0001)。可喜的是,FOLFOX组除发生轻微手足麻木外,其他不良反应与多柔比星组无明显差异。
  论坛报:该研究的临床意义是什么?
  秦教授:有几点值得强调:第一,这是一项系统化疗领域的大型临床试验,无论是对含奥沙利铂的方案,还是对多柔比星方案,都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入组例数最多的国际、多中心、随机对照的三期临床研究;第二,它首次证明了系统化疗对于晚期肝细胞癌患者具有生存益处;第三,对照组选择了多柔比星作阳性对照,而非安慰剂;第四,研究中半数入组患者都是经过介入、射频等局部治疗失败的患者,其意义在于,对于不能接受局部治疗者,FOLFOX可作为一线治疗方案;而对于局部治疗失败者,FOLFOX还可作为二线治疗选择;第五,这是一项由中国专家首任主要研究者(PI)的大型国际临床研究,历时4年,获得良性结果;该研究得到了孙燕院士的大力支持与认真指导。
  我个人认为,该研究是肝癌治疗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首次证明了系统化疗、特别是含奥沙利铂的方案能为晚期肝细胞癌患者带来局部控制和生存获益,这一结果将改写肝癌治疗的规范和历史,至少在亚太地区。欧美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生存期较长(6~9个月),因此还需观察化疗的长期疗效,更要关注安全性,但亚太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凶险,故控制病情是第一位的。在应用化疗治疗晚期肝癌方面,这个研究对中国、对亚太,甚至对世界其他地区都给予了一个很好的promise(希望),成为一个好的开端,但毕竟是第一个试验,还需要他人的重复证明。
  论坛报:是否还有进一步的研究计划?
  秦教授:针对另一个第三代铂类药物洛铂,我们已在开展一些基础研究;除了铂类,其他新一代化疗药物,如口服氟尿嘧啶类药物、吉西他滨等,由于具有完全不同的作用机制及高效低毒的特点,也有可能在研究之列。此外,化疗与其他治疗的有机结合,如化疗联合分子靶向药物索拉非尼的研究,还有与手术、介入及传统中药的联合等。
  应该说:“我们只是赢得了一场战争,而整个战役还远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