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2010:提升质量革新之路

2010-07-28 09:39

 

 对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主席道格拉斯·布雷尼(Douglas W. Blayney)教授的采访,开始于2分钟的短暂耽搁。2010年ASCO年会开幕前夕,记者依约准时拨通了教授的电话。他的秘书客气地问我能否2分钟后再打,因为教授正在接听电话。果然,2分钟后,传来了Blayney教授和蔼的声音:“真抱歉……”。我们的交谈就此顺畅地展开。 

  通过革新提升质量。 
  《论坛报》:本届年会的主题是“革新提升质量(Advancing Quality through Innovation)”,这也是您就任主席期间的工作重点,提出这一主题有何意义? 
  Blayney教授:肿瘤领域正面临三大挑战。其一是医疗改革,在肿瘤医疗费用日渐增长,而人们对节省开支又抱有较高期望的形势下,对医疗系统进行调控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二是个体化医疗的愿景与临床实践的大环境不太匹配。三是肿瘤医疗人员短缺。当然,面临挑战的同时也存在革新的机遇:一是分子生物学研究的开展,有望使患者人群细化分类,为有的放矢地进行防治创造条件;二是公众对癌症防控的关注度正逐步提高;三是越来越多的医学工作者开始从事治疗有效性的对比研究。 
  《论坛报》:在挑战与机遇共存的情况下,该如何通过革新获得质量提升? 
  Blayney教授:质量意味着在正确的时间对正确的患者给予正确而安全的治疗。肿瘤界之前有类似提法,但我特意加入了“安全”一词,同时强调“知晓并选择最有效治疗”的观点。提高质量的途径包括以下四个先后环节:基础研究、转化及临床研究、临床实践、效果及医疗服务研究。“效果及医疗服务研究”是一个较新的概念和领域,它是为了验证前三个环节在临床中的实际效果,将新的治疗方案与原有的标准治疗方案进行比较,以判断其真正的临床价值。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或一种新药的安全性、有效性只有经成千上万患者的验证才能显现出来。因此,革新成败的关键是验证并确认研究成果在临床实践中的优劣。 
  《论坛报》:那么,“效果及医疗服务研究专场”是否是本届大会新设的专场? 
  Blayney教授:这个专场已设置了几年,但截至目前,我觉得相关的研究还是太少了,而就其重要性而言,效果及医疗服务质量的评估虽是整个链条的最后一环,但却是最关键的一环。目前的情况是,尽管我们拥有相对强大的科研力量,但临床实践力量比较薄弱,合理的调控及政策环境也有待改善,而真正的有关医疗质量及效果的数据更是匮乏。 
  在提高医疗质量和评估医疗效果方面,ASCO已启动了一系列项目及课程。2006年开始的肿瘤实践质量倡议运动(QOPI)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举措。它的目标是创造一种文化,一种肿瘤医生自我评价和自我改进的文化,它倡导医生进行五方面的评估:医疗记录、化疗计划的制定实施和总结、疼痛的评估和控制、戒烟及心理支持。而QOPI认证项目则是美国癌症医疗体系的又一里程碑,该项目对符合24项严格的肿瘤医疗质量评估标准及17项化疗安全性标准的医师授予认证。在本届大会上,将有16位医师首批获得这一认证。目前,我们也在考虑如何把这些举措介绍给其他国家,或在其他国家开展并行的项目。 
  癌症生存者:全球医疗系统面临的挑战。 
  《论坛报》:今年大会特设“癌症生存者:全球医疗系统面临的挑战”专题研讨会,您认为目前癌症生存者对医疗系统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提高癌症患者生存质量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Blayney教授:我们的挑战首先是要“创造癌症生存者”,帮助他们度过最艰难的诊断及治疗期。治疗结束后他们应有正常的生活,我们要帮助他们恢复社会功能,处理好家庭、交友和工作中的问题。改善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不仅是肿瘤医师的职责,也需要家庭医师、社区医师等其他医疗人员以及社会及家庭的支持。在这一专场中,我们将讨论ASCO目前对于癌症生存者是如何开展系列工作的,也希望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面对和处理这一问题的经验,因为不同的医疗系统间可能会有很大差异。 
  个体化医疗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还没有可信的方法来筛选适宜接受某种治疗的患者。 
  《论坛报》:您认为肿瘤学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Blayney教授:我认为肿瘤学的发展方向是个体化医疗。“个体化”意味着发现更多的肿瘤分型,开发更多的治疗方案,并且让更多的患者能够承受得起治疗费用。 
  《论坛报》:您认为个体化医疗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Blayney教授:又回到刚才说的,在正确的时机给予正确的患者正确而安全的治疗,但这并不容易。个体化诊疗需要适宜的检测手段作为中介,而目前美国、中国乃至全球都面临着同样挑战,就是还未找到值得信赖的检测方法来确定哪些患者适宜接受这些治疗。 
  本届大会将有数项个体化医疗研究的结果公布,这也是我认为大会中最重要的几项研究。例如在肺癌领域,有一项研究显示了口服ALK抑制剂crizotinib对于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有益作用(编者:摘要号LBA3,见B3版);在黑色素瘤领域,CTLA-4单克隆抗体ipilimumab对于不可切除的Ⅲ/Ⅳ期患者显示出了总生存益处,这是全球首项Ⅲ期多中心随机研究(LBA4,见B3版);在脑肿瘤领域,针对Shh(sonic hedgehog)信号通路的新型靶向药物GDC-0449对成神经管细胞瘤复发或耐药的患儿初步显示了一定的安全有效性(CRA9501);还有一项针对慢性髓性白血病的Ⅲ期国际多中心研究表明,达沙替尼的疗效优于标准一线药物伊马替尼(LBA6500)。这些研究都涉及新的治疗药物或手段,相信会成为与会者共同关注的内容,大会也为此特设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专场链接·各国应对挑战之策 
  7日清晨,“癌症生存者:全球医疗系统面临的挑战”专场,各国专家就这一新的挑战交流了经验。引人关注的是,癌症患者出现在听众席上,并对专家们“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最重要的是真正了解他们的需求”的观点报以热烈掌声。 
  美国Blayney教授:面对美国1200万病种及年龄异质性都很大的癌症生存者,ASCO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努力:普及患者及生存者教育(Cancer.net),分癌种进行规范的治疗计划及总结,制定生存者相关指南(目前已制定保留生育力指南和激素缺乏等专家建议),以及加强肿瘤从业人员的力量。 
  加拿大格伦菲尔德(Grunfeld)教授:加拿大设有儿童、少年、青年癌症生存者项目基金及奖金,鼓励开展相关研究。对癌症生存者,我们力争做到:肿瘤医师提供2级及3级医疗服务,开展发现问题、探索机制的研究及Ⅰ~Ⅲ期临床试验;而社区医师提供1级及2级医疗服务,开展流行病学研究,执行Ⅲ~Ⅳ期临床试验。 
  挪威佛萨(Fossa)教授:治愈的癌症患者生存期仍不及正常人群,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二肿瘤和心血管疾病。针对挪威癌症生存者的主要构成人群——淋巴瘤、睾丸癌和乳腺癌患者,我们开展了相关研究,以明确这些患者第二肿瘤的特点及导致心血管疾病的原因,制定癌症生存者的个体化医疗计划。 
  “2型转化性研究”是一个新理念。1型是从“基础”到“临床”,2型则是从“临床”到“每一天的临床实践”,对于癌症生存者,我们需要的是后者。